打赢新型肺炎阻击战 新华青年教师在一线
寻古人防疫之路,立战“疫”必胜之心
时间: 2021-03-30

    在我国史料中,瘟疫自上古时期即有史实记载。甲骨文中提到“虫、蛊、疟疾”等字样,《山海经》里提到了“疠”。《周礼·天官·冢宰》记载:“疾医掌养万民之疾病,四时皆有疠疾。”

    为控制疫情扩散,早在先秦已出现了将传染病人隔离的处理方式。在《睡虎地秦墓竹简·法律答问》中,秦国便有将麻风病人集中迁移到“疠所”居住的规定。西汉元始二年,旱灾并发蝗灾,随之暴发疫情。《汉书·平帝纪》记载,当时朝廷采取的办法是“民疾疫者,舍空邸第,为置医药”。政府在给灾民免费发药、提供医疗救治服务的同时,专门腾出空房子来安置患者。

古代抗疫

    明代医学家吴有性所著《温疫论》,是我国首部论述温疫的专著,对温疫进行了详细的论述,并记载了当时行之有效的治疫方剂。

瘟疫论

    由此可见,古代医疗条件虽然相对落后,但先民们也尽可能地在自己的认知范围内对疫情进行控制,并在实践中逐渐摸索出更加科学的防疫手段。在近代历史中,我们探索的脚步亦从未止息。

    1911年2月,东三省爆发肺鼠疫。政府迅速采取应对措施,耗银1000余万两,设立了民政部防疫局、京师卫生警察队和奉天万国鼠疫研究会等,此为中国卫生事业之发轫。公共卫生学家伍连德作为中国最早一批接触现代预防医学科学的知识分子,发明了首款口罩,并当即封锁了经过哈尔滨的日俄铁路,将患者全部隔离,对染病死亡的两千余具尸体进行焚烧处理,在两个月内奇迹般地遏制住了这场吞噬六万余条生命的瘟疫。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我国组建了中国最早的生物制品质量管理机构——中央生物制品检定所;并制定了中国第一部生物制品规范——《生物制品制造检定规程》,我国自此有了生物制品质量管理的统一体制。1961年,我国采用汤飞凡研究的方法成功消灭天花病毒,比世界早了16年。

 

    国人千百年来防疫之路的智慧结晶,成为我们今天战胜疫情的信心基石。2003年抗击“非典”期间,全国人民戮力同心,共渡难关;今日新冠肺炎抗疫之战,我们也同样有决心有信心。

宣誓一线

    1月20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纳入《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1月23日晚,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千名医护人员请战抗击新冠肺炎;1月25日,湖北省仙桃市达到日产防护服3万套的目标,为一线医护人员生命安全提供有效保障;2月2日,武汉火神山医院正式交付,从方案设计到建成投入使用仅用10天。这是“中国速度”创造的奇迹。

    截止今天,我们的确诊病例已经八日连降,证明我们的措施有力,治疗得当。纵观历史,我们有国人智慧,有济世名医、有百姓团结。与自然生存斗争中积累的不屈信念植根于中华民族的血脉中。现在,让我们更有信心的是我们有党坚强的领导,习近平总书记亲临一线,给方案,做决策,克强总理深入武汉一线指挥。让我们有信心的还有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武汉有困难,八方来支援,一省包一市,明月何曾是两乡。随着《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关于依法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意见》出台,我们有新修订的法律武器来作保障。我们有敬业奉献的医务工作者,枕戈待旦,我们有强大的科研攻关能力。我们有强大的子弟兵队伍,来之能战,战之能胜,方舱医院,应收尽收,果断阻隔疫情传播。我们有能奉献能坚守的公务员队伍,测体温,做宣传、送物资,把基层防控网筑的的更牢,织的更密。我们还有最最亲爱的手足同胞,捐款、捐物、千千万万为阻击疫情而奋战在一线的志愿者。刑天舞干戚,猛志故常在!

    回顾历史,展望今朝。面对疫情,我们有有必胜信心;面对疫情,我们也永不退缩!